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28章 哪能认识霍总那般大人物

作者:江宓|发布时间:01-12 22:30|字数:4124

我试着联系上了亚盛的老板金一盛,电话里,我还没等开腔,金一盛已经忙不迭表示,亚盛目前还在考虑,到底要不要签乔依,至于乔依和星耀的违约金问题,跟亚盛没有一星半点关系。

金一盛已经这么说了,我也就没有必要再多跟他废话了,我就知道,这个唯利是图的小气鬼,眼看没有利益了,怎么可能还会为了乔依跟星耀打对台?

金一盛撇清了关系,那么违约金我自然要跟乔依追缴,不过,我打给乔依的电话,发给她的信息,都石沉了大海,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乔依好像消失了一样,完全找不到人。

我自问不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但当然,我也不是多么良善的人,对于乔依,我不至于赶尽杀绝,但也不可能再对她多留情了,于是,联系不上她的我,直接让公司的法律部起诉乔依违约。

除非,乔依接下来不打算再在娱乐圈里发展,否则,这个官非将会是一直影响她的丑闻,她必须要尽快解决才是。

我坐在办公室里,手中把玩着签字笔,心里在想,乔依现在大概是焦头烂额的状态了吧,摆在她面前的,大概也只有两个选择了,一个是发挥她的‘才能’,尽快找一个肯让她傍的金主,另一个就是,看看圈子里是否有哪家经纪公司,愿意接收她了。

我说自己不算心狠手辣,是因为我还给乔依留了条后路,倘若我真的够狠,那么我就应该把手中握着的关于乔依的那些照片,直接抛给媒体,只要不暴露沈厉的脸,就可以直接让乔依在这个圈子里再也混不下去。

试问,身上背着这种弥乱丑闻的女艺人,哪家经纪公司还愿意接手帮她洗白?

乔依当初赌我不敢把照片曝光出去,所以肆意的踩在我头顶羞辱我,的确,我要顾及沈厉的脸面,但她大概以为,我真的不会被逼急,不会跟她死磕吧!

这段时间,我这个星耀的头牌经纪人因为跟手上带的摇钱树艺人闹掰的事,差不多传遍星耀集团每个角落了,上到总裁室的人,下到集团保洁人员,几乎我走到哪儿,都能感觉到他们的小声议论。

我不是不知道他们在议论什么,无非是我没了乔依这颗摇钱树后,明显被打入了冷宫,地位一落千丈。

齐晴之前一直被我压一头,她手上的南溪混的也没有乔依好,这下子,趁着机会,齐晴可算是风头无两了,加之她又给南溪接了一部上头批准的,有望评选五个一工程的剧集,这种片酬没多少,但是名气一定会大赚的剧集,片方投出橄榄枝,基本上没有哪个艺人会不接。

乔依还在的话,机会肯定是乔依的,但现在没了乔依,这个机会就给了南溪,也就直接导致齐晴在公司跟我不小心碰见了,眼睛仿佛可以一下子窜到头顶上。

我手上没有什么一时间能捧起来的艺人,又有齐晴凶猛进攻,我可不就成了众人眼中可怜及嘲讽的对象了。

其实我倒还好,没什么太大的落差感,毕竟我也是从低处干起来的,大不了再来一次呗,送走乔依这只魔鬼,对我来说才是佛祖保佑呢!

“请进!”听到办公室外有人敲门,我叫了一声,片刻后,一个让我有几分眼熟的年轻女孩子,站在了我的办公桌前,“你是?”

“落姐,我叫姜宁夕,是不久前刚签约星耀的新人,公司还没分配经纪人带我呢!”

眼前叫姜宁夕的女孩子,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五官搭配起来,静可温婉动人,动则纯粹活泼,虽然身上穿着宽松版的衣服,带也能一眼看出衣服底下不错的身材。

看着面前这张年轻朝气的脸,我恍惚了一下,好像看到了当年的乔依,还不到二十岁,也是浑身上下都充满着朝气。

“落姐?落姐?”

我反应过来,略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两下,问道,“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姜宁夕笑了笑,颊边两抹梨涡,显得小脸上又多了两分可爱,“落姐,我可不可以跟你啊?”

“跟我?”我反问了一句,指了指自己,“你就算刚来星耀,也该听说了,我现在可是冷宫里的娘娘,没什么可指望的了,跟了我,你还有没有前途,都不一定!”

姜宁夕又笑了,我想说,这小女孩好像挺爱笑的,而且笑起来,让人看着很舒服。

“落姐,我不需要你帮我找资源,我自带资源,我想拍戏或者唱歌,我家人都能帮我拿到,我就是挺喜欢你的,想跟着你!”

这下子,我是真的被这小女孩的话给震惊到了,我甚至都怀疑,我是不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才能在失势的情况下遇到宝。

这小女孩,不用我去拼去抢资源,人家可以自带资源,想什么有什么,来毛遂自荐跟我,居然是因为挺喜欢我的这个原因……

我都不知道,我居然还能获得来自同性的喜爱!

“宁夕,我可以问问,你家是什么背景吗?这么厉害?”我试探着问道,倒是没想着,小女孩能跟我说实话。

“落姐,我爸爸叫姜淮,我姑姑叫姜晴……”

我仔细的听着姜宁夕介绍了自己的爸爸,姑姑,我在脑海中在搜寻着,是否有哪些有地位的名门望族是姓姜的,可惜我的能力范围内,知道的豪门,能有多少?我能够嫁入沈家,不是也已经是高攀了嘛!

“我爸爸和姑姑都是鼎瞻集团的名誉董事!”

末了,我听到姜宁夕提起了鼎瞻集团,我是不太懂商场上的那些权利地位如何分配,但我知道,能在鼎瞻当上名誉董事的,那基本上都是跟这集团有着亲戚关系的。

“我冒昧的问一句,霍景城霍总,跟你是什么关系?”

“落姐,你认识我表哥啊?”听到提到霍景城,姜宁夕显得很开心,居然给我一种我们两个有共同认识的人,于是我们两个的关系就更近了一步的感觉。

我淡淡一笑,否认道,“我哪能认识霍总那般大人物,当然只是听说过霍总的名字而已……”

“这样呀,那也没关系,落姐你带我以后,我介绍你跟表哥认识,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出去喝东西,出去玩呢!”

我连忙敬谢不敏的说不用了,真是开玩笑,霍总那边几次三番表示想跟我约炮,我躲都怕躲不及,还敢跟他出去喝东西,还一起玩?

我是真的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单纯可爱又勇气可嘉的小女孩,居然是霍景城的表妹,虽说看着姜宁夕不像会是霍景城派过来的,况且霍景城那种大人物,估计就算很想跟我做,也不至于闲到派自己表妹过来我身边当奸细,但我还是不能留姜宁夕在我身边。

因为我一旦带了姜宁夕,就可能不可避免的要跟霍景城继续保持联系甚至见面,我的内心深处,我的理智是很明确我不能跟霍景城搅和在一起的,但有时候有些事情的发生,总是会多了点注定,少点理智,不是吗?

如霍景城那么完美的男人,保不准哪天,我多喝点酒,也就想豁出去,玩一把婚外情的刺激了,为了避免这件事的发生,我不仅要把霍景城隔绝在我的生活之外,和他有关的人,我也不能搁在身边。

只不过,可惜了这么好的机会,一个不用我费心费力去找资源,也可以接到好资源的艺人,这大概是所有经纪人打破头都想带的艺人吧!

“宁夕啊,既然你身边有鼎瞻集团这么好的资源,为什么不选择鼎瞻旗下的经纪公司呢?比如千行传媒,就很好不是吗?”

“才不是呢,落姐,我要是在表哥和爸妈眼皮子底下做事,我会疯掉的,所以我当然要选一个跟鼎瞻集团没关系的经纪公司啊!”

姜宁夕回答的没什么漏洞,也对,她到底还年轻,可能玩心会大一些,加上家里的背影这么雄厚,也不会太把拼事业当一回事的。

“宁夕,说实话,我真的挺想带着你的,毕竟你的条件,整个星耀可能没有哪个经纪人不想带你,但我呢,不想拖累你,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应该找一个更适合你的经纪人……”

“落姐,你不想带我吗?”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我解释着,看向姜宁夕的视线,居然有些想避开,因为我在小女孩的脸上,看到了浓郁的失望之情,这种失望之情,让我感觉对不起她似的。

“既然不是不想,那就好,落姐,没那么复杂的,你再考虑一下嘛,我知道你怕拖累我,可是我不怕啊,而且我还能帮你再火起来,让公司老总重新器重你,这样多好呀?”

老实说,我习惯了站在相对低一些的位置,寻求合作机会,像眼前这种,拒绝别人的情形,真的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碰见,所以我是真的不擅长拒绝。

不能把话说重了,可是说的轻,姜宁夕又不能理解,真的是有点头疼。

“苏姐,你哥哥来了,正在会客室等你!”正巧,我的助手推门进来,通知我苏垚来了。

这大概是第一次,苏垚的出现,让我不是那么厌烦,给了我脱身的机会,于是我立刻站起身,向门口走去,并对姜宁夕说道,“宁夕,我正好有事,你就回去也再考虑考虑我说的话,嗯?”

姜宁夕点点头,和我一起从办公室出来,她往走廊左侧走去,而我,往右侧去会客室。

苏垚突然出现,不会有什么好事,甚至他不用开口,我基本也能猜到,他有什么目的。

只不过呢,苏垚每次吸我血的借口,跟叶女士不太一样,叶女士纯粹是吃喝玩乐,而苏垚,总是会打着干正经事的幌子,只可惜每次都是一事无成!

我推门走进会客室,看到了沙发上坐着的苏垚,虽然他只来公司找过我一两次,但明显他对不熟悉的地方适应能力还是挺强的,背靠着沙发,两脚搭在沙发前的矮几上,这动作,俨如在娱乐场所消遣。

看到我进来,苏垚立刻把脚从矮几上拿下来,站起身,笑眯眯的朝我迎来,“妹妹……”

我绷了绷脸,对于苏垚这种滚刀肉,我是真的,没办法像他对我一样,那么热情。

“说吧,找我又有什么事,这次是想搞哪方面的生意,又想借多少钱?”

“妹妹,你瞧瞧你这话说的,我这个当哥哥的,就不能来看看你,找你聊聊天吗?你嫁进沈家之后,基本上都不回娘家了,我要不来公司找你,也根本见不到你啊!”

苏垚的话,让我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还真不是我对自己的哥哥没信心,真的是苏垚从来不肯给我一点对他的信心。

他要真的没什么目的,单纯是看望妹妹,也不会是这么一副嬉皮笑脸,明显有求于人的样子了。

我挑眉看了苏垚一眼,在沙发上坐下,“行,那就聊天,说吧,想聊什么?”

“妹妹,你最近工作还顺利吗?”

“不顺利!”我干脆的回答,“我的事闹得那么大,你但凡关心一点娱乐消息,应该也知道。”

“我果然猜对了,我看你脸色也不好,妹妹啊,其实这个工作啊,不能太强求,无愧于心就好,想赚钱嘛,也不是就工作这么一条路。”

“哦?还有什么方法能赚到钱?”看吧,不出三句话,我就猜到,苏垚一定会往自己要钱的目的上拐,我也不戳破的配合他,看他这次又想要多少钱?

“我呢,跟我的朋友要合伙做笔大买卖,一旦成功了,绝对……”

苏垚没说完,我打断他,“说吧,要多少钱?”

许是看我没有发怒,反而平静的问,苏垚愣了一下,然后又笑嘻嘻的回答,“三,三十万!”

我蓦的就笑了,当然,是冷笑,“苏垚,你还不如把我拉去什么地下器官交易的地方,去看看我的心肝脾肺肾能不能给你卖出几百万,供你和叶女士分一分!”

“不是,妹妹,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哥哥也是……”

我刚要发作,嘴已经张开,会客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大哥想要钱做生意,怎么不跟我这个妹夫说呢?你看我是给你开张支票,还是直接让人把钱转到你卡里好?”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原来如此深爱着》,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