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03、格外兴奋?

作者:二文文|发布时间:05-14 15:56|字数:2073

大病已一日一、夜。

景卿卿迷迷糊糊睁开眼时,就见绿萝在她床边哭成了泪人,眼肿如核桃。

“咳咳…绿萝…”

绿萝拿帕子抹了抹泪,欣喜道,“小姐,您终于醒了!”

“当年明明是小姐您救的皇上,是伊伊小姐趁您昏迷替代了您,她还……”

景卿卿提不起劲,低声说,“绿萝…够了…”

“我要去告诉皇上!”

绿萝说完就跑,景卿卿想阻止,却不小心跌落下床,只能眼看着绿萝出门。

恰巧这时太医颜心悠推门进来,见景卿卿倒在地上,连忙扶她起来。

景卿卿急忙抓住颜心悠的手,焦急道,“堂姐,绿萝闹着要见皇上,我怕她被人抓住话柄…”

“放心,皇上也是她一个小小的宫女说见就能见的?”

“也是。”景卿卿这才松了口气。

颜心悠替景卿卿诊治完,长叹一声,“卿卿,你问皇上求求百叶辛吧,你的病不能再拖了,百叶辛于皇上也无用……”

“我知道了。”

景卿卿低垂着头,若是皇甫潇知道她需要百叶辛救命,说不定宁愿毁掉都不会给她吧?

“卿卿,今日是立妃大典。”

立妃大典么?

他曾下令让她亲自主办,如今为了迎娶这个假伊伊,都来不及等她醒来吗?

颜心悠低声说,“皇上贬景家,却让妓子当贵妃,听说那妓子叫什么舞伊伊,难道也是借了景伊伊的光吗?”

“别说了堂姐。”

景卿卿低头,难受地闭上双眼,也因此错过了颜心悠眼底嫉妒的光。

入夜,景卿卿被叫去皇帝寝宫。

她被迫跪在地上,看着床上两人翻滚吟哦,一声一声像针扎进她心脏。

她努力克制着,却还是没有忍耐得住--呕!

一股酸臭味在寝宫蔓延。

皇甫潇放开舞伊伊后,大步下床,冷冷看着她,“景卿卿,你这是干什么?”

“抱歉,请皇上恕罪。”

这话在皇甫潇听来格外刺耳,她嘴里说着抱歉,可她脸上哪有半分抱歉的样子。

没有嫉妒甚至没有表情,她对他从来都是这样冷漠,就算他当着她的面宠幸别的女人也一样!

皇甫潇怒火与欲、火直冲大脑,他一伸手将景卿卿提起来,扔在一旁的书桌上。

“你故意这样,不就是想朕上你?”

“我没有,我身子不舒服……啊……”

她又一次,被他从后面占有。

“身子不舒服,是因为太久没干你,欠得慌!”

“有旁人在场,所以你格外兴奋?”

景卿卿咬牙,不愿意发出一丁点声音。

而龙床上被冷落的舞伊伊,双手抓拳脸色铁青。

又是景卿卿这贱人!

五年前的定亲,本该是她和皇甫潇的大婚,却换成了景卿卿。

五年后的今天,她变成舞伊伊归来,本该是她和皇甫潇的洞房,又换成了景卿卿。

她真是恨透了景卿卿这三个字!

不知皇甫潇宣泄了多久,景卿卿早就昏迷了过去。

再度醒来之时,已是次日傍晚。

奇怪的是,绿萝一直都不见人影,她差了下人去寻,却没有音讯。

景卿卿下床想自己去找,却差点跪倒在地,浑身酸软得不像话。

门突然被打开,来人竟是景骁战!

景卿卿轻呼,“哥…你……”

“嘘!”景骁战连忙捂住她的嘴,低声说,“卿卿,我是来救你的。”

景卿卿连连点头,眼眶里氲满雾气。

哥哥还活着,真好!

“卿卿,你听我说…”景骁战松开她,从怀里掏出一株黑白两色交缠的草,“百叶辛哥给你拿到了,我立刻带你们离开皇宫,我去找念儿,你准备一下。”

景骁战匆匆而来,又匆匆离开。

景卿卿推开门,看了眼这深深后宫,才发现五年过去,她竟没什么不舍……

除了,皇甫潇。

但如今,她已对他再无期盼。

景卿卿去打听绿萝的下落,但和下人回禀的一样,绿萝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她心莫名有些堵,还想再找找,却被景骁战拦住,他已经抱着睡着的念儿过来。

景骁战斩钉截铁道,“走!”

“可绿萝……”

“别管她了,快走,晚了就来不及了!”

景卿卿几乎是被景骁战半拖着走的,她担心绿萝,却不敢违背哥哥的意思。

景家垮了,她和念儿便是皇甫潇的眼中钉,更何况现在还多了个舞伊伊……

“站住!”

威严的男声在身后响起,景卿卿紧悬的心快从喉咙里跳出来。

“景卿卿!”

一声怒呵,景卿卿下意识回头,就见皇甫潇凌厉的掌风已经朝着景骁战袭过去。

她扑身去挡,一口鲜血当胸喷出!

“卿卿!”

景骁战想回头看她的伤势,她却催促,“哥,你快带念儿走。”

“今天一个都别想走!”

皇甫潇话音一落,弓箭手从四面八方冒出来,就好像早便埋伏在此。

“皇甫……”

景卿卿想过来求他,却被他一巴掌拍飞,景骁战将念儿放于一旁,便同冲过来的皇甫潇缠斗起来。

百叶辛从景骁战怀中掉落出……

一瞬间,皇甫潇脸色铁青,趁景骁战弯腰之时,狠狠一击。

景骁战倒在他脚边,手里却紧紧拿着那一株百叶辛。

“来人,将逆贼收押!”

很快,景骁战便被捆住,往牢里拖。

皇甫潇夺回百叶辛,怒视景卿卿,“五年过去了,你还这么阴毒?!”

景卿卿不懂他的意思,但此时她只求他放过景骁战,她哀求,“皇上,求您放过哥哥吧,他忠心耿耿……”

“忠心耿耿?”皇甫潇冷笑,“你让丫鬟给伊伊下毒坏了她的脸,又将唯一的解药偷走,如今还想和这逆贼一起逃跑……”

下毒?

解药?

为什么她听不懂?

“我没有。”景卿卿坦荡地摇头。

啪!

一耳光扇过来。

景卿卿被打得头一偏。

“坏人!”念儿大叫一声,冲过来死死咬住皇甫潇的腿。

眼看皇甫潇脸色变黑,景卿卿吓了一大跳,连忙阻止,“念儿,快松口!”

念儿被皇甫潇一脚踹开,景卿卿心疼不已,想过去抱他,却被皇甫潇派人带走。

皇甫潇冷哼,“毒妇养出来的儿子,也是一条会咬人的狗!”

景卿卿心凉,提醒他,“念儿是你儿子!”

皇甫潇声音如冰,“他不配!”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误尽一生莲上舞》,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