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30章

作者:月下人|发布时间:05-11 00:00|字数:2014

沈峤当即就觉得来者不善,往后退了一点,可是看傅南泽的表情似乎并没有什么攻击性。

可是傅南泽却没有跟一脸防备的沈峤说话,而是轻言慢语的跟叶允诗商量,“既然沈先生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那不如我们请沈先生吃个午饭吧,作为答谢,刚好现在也到饭点了。”

叶允诗当然知道这所谓的商量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她是没有选择权的,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最后,择定在了医院附近的一个家常菜馆,叶允诗全程都是静默着的。

好像整件事情都与她无关一样,这顿饭的气氛很是诡异,叶允诗不说话,沈峤不说话就连傅南泽都不说话。

终于还是沈峤沉不住气了,“傅先生应该不单单是要请我吃一顿饭这么简单吧?”

傅南泽听沈峤说这话摆出一副我听不懂你说什么的样子,“吃这顿饭是为了表示答谢啊,沈先生还以为我要做什么?”

傅南泽完全就不按套路出牌,沈峤这话问得倒是有点多余了,人家坦坦荡荡倒是弄得他似乎小人之心一样,他索性把筷子放了下来。

“举手之劳而已,我其实也没帮上多大的忙,要是我能早点到,小诗就不会受伤了。”

沈峤这怜惜而自责的语气哪像是一个普通关系的学长能说得出来的?沈峤对于叶允诗的心思那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沈先生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傅南泽偏头看了一眼叶允诗,那眼神太过于凛冽,叶允诗没有抬头都觉得浑身一凉。

她默默的侧过头去,却见傅南泽的眼神温柔中带着一丝心疼,丝毫都没有凛冽的感觉,刚才那一下子就像是她的错觉一样。

可是叶允诗知道那绝对不是错觉,她咽了一口口水强装镇定,“你想起什么来了?”

“我让司机送你去上班的啊,难道是在工作的地方遇到了麻烦?那你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呢?”

傅南泽的言下之意就是你受伤了竟然也不通知我一下,把我的话都当耳旁风了吗?

“事发突然。”叶允诗现在想到当时发生的事情还是觉得浑身刺痛,“我没有想到苏珍会突然对我发难,当时整个人都比较慌乱,什么都顾不上。要不是遇见了沈学长,我都不知道我今天会不会直接死在那儿。”

叶允诗说话的声音非常的僵硬,她一直都知道这段时间她的风评一直都不好,但是今天却是第一次她直面那些毫不加克制的恶意。

今天真的是既婚礼那一次之后第二次把她彻彻底底的扎的千疮百孔。

看着叶允诗脸上僵化的表情,傅南泽大概意识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对她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她以前都会想尽办法去掩饰住她所受到的屈辱,尽力的表现出一副自己很好的样子,但是今天她似乎连掩饰都不知道该如何掩饰了。

“我都让你这两天不要到处乱跑,好好在家里呆着了,你非不听,非要去工作,这下好了吧,吃到教训了,知道我是为了你好了?”

傅南泽虽然说着责怪叶允诗的话,但是语气却是温柔的不像话,分明就是一个为自己老婆不听话而闯祸觉得揪心的丈夫形象。

傅南泽抚摸着叶允诗的头发,做出十分亲昵的动作,完全忽视了对面的沈峤。

看着他们两个看似浓情蜜意的样子,沈峤看着心里那叫一个堵得慌,他终于知道傅南泽为什么要叫他过来了,原来是为了要秀恩爱的。

这饭,沈峤怎么可能还吃得下?

他看了一眼被傅南泽搂在怀里安抚着的叶允诗,心里一抽一抽的疼。

叶允诗从小时候就一直很抗拒别人的接触,连和女孩子牵手都觉得别扭,所以沈峤一直觉得她就是那种性格,不喜欢与人亲密接触。

可是今天看到这样的画面,他才知道原来不是这样的,她原来也是可以接纳别人的亲密举动。

沈峤觉得自己的心都已经不会跳了,如果小诗能够幸福的话,他当然是祝福的,可是现在看来小诗并不幸福。

可他似乎也插不上手,那就只能和以前一样默默的旁观了。

或许就像有些人说的,他真的要亲眼看见小诗幸福,他才能放心吧。

“傅先生我吃饱了,你的谢意我收到了,我今天是第一天回国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为了送小诗去医院已经耽误了很多时间了,我就先走了。”

“不送!”傅南泽一只手搭在叶允诗的腰上,对沈峤勾出了一个很是礼貌的笑。

叶允诗也微微抬头向他点头示意了一下。

看着叶允诗硬挤出来的笑,沈峤极力的克制着把她动傅南泽怀里拉出来的冲动,“小诗,要记得联系我啊!”

“嗯!”叶允诗只是礼貌性的回应了一声,但是随即就感受到腰上的力道一紧,傅南泽用力到几乎要把她的腰给掐断了。

直到沈峤消失在视线里,傅南泽才松开了劲儿,叶允诗只觉得自己的腰侧火辣辣的疼。

傅南泽虽然松开了紧搂着她的力道,可是却还是控制着她,把她往自己身边拉了拉,语气不善的问她,“你和那个什么沈学长很熟。”

“算是吧,毕竟和认识到现在已经将近十年了。”叶允诗很冷静的陈述着事实,她非常的冷静,冷静到让自己毛骨悚然的地步,她知道她只是在等待一下发泄的口而已。

傅南泽对于叶允诗给出来的答案很显然不是那么满意,“十年,那说明你们两个是青梅竹马咯?那有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往事?”

傅南泽的语气里充满了不信任和调笑,那种语调让叶允诗又一次觉得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她终于忍不住的爆发了,“傅南泽,你到底要怎样?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身边全是莺莺燕燕吗?我和沈峤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你爱信不信!你要在沈峤面前装出一副夫妻恩爱的样子,我已经很配合了,你现在这样又是几个意思!”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一婚到底:老婆,别高冷》,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