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3章 旧伤新痕

作者:小十酒|发布时间:12-01 18:04|字数:1162

凤梧宫。

“娘娘您醒了!”

耳边传来一声惊呼,她吃力的睁开眼,只见一位清秀的小宫女满脸惊喜的望着她。

“太医,娘娘醒了,您快过来看看!”宫女慌慌张张跑出去,转眼又带着一个人跑了进来。

那人逆着光走来,直到眼前,娄梓桐方才看清她的面容。

她身子微微一震,有些不可置信:“菱儿……”

眼前的女医正是舅父的女儿司徒菱儿,和她从小感情甚笃,虽是表亲,却如同亲姐妹一般。后来她去了西北,两人就断了音讯,没想到竟入宫当了女医。

司徒菱儿连忙上前,握住她的手,满脸心疼:“从太医院到这宫里的时候我一直盼着不是姐姐,却没想到……皇上那么喜欢姐姐,如何会把你伤成这个样子?”

是啊,曾经生死相许,如今却弃她如敝履……

她惨然一笑,带着浓浓的自嘲:“不过是不爱了罢。”

除了不爱,还能有其他任何理由吗?三年来,她以为他会日日念她,却不知他天天软玉在怀,娄梓桐在西北是生是死与他何干?

“我的手……”她抬起手腕,却发现已经被细细包扎妥当。

“筋脉已经接上,如果你乖乖喝药,就有可能恢复到常人的状态,只是再也不能握剑了……”

不能握剑……她尝试着动一下手指,只一下便锥心刺骨的疼。

眼角有凉凉的东西划过,怎么也忍不住……

不能握剑她就是一个废人,萧纪果然了解她,永远都能抓住她最痛的软肋。

“娘娘被人送过来时候浑身是血,膝上、手腕、左臂……都在不停的冒血……瑾儿都快吓死了,太医院的人互相推脱不肯过来,幸好遇到了这位司徒太医……”一旁的宫女瑾儿忍不住说道。

“不说我都忘了。”司徒菱儿起身从药箱中挑出一个药瓶,“你昏迷了整整三天,现在身上的伤口都该换药了。”

中衣褪下,露出左臂,饶是见惯了伤口的司徒菱儿都吸了一口凉气。

密密麻麻的旧伤新痕交织着,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映着红艳艳的守宫砂,异常的刺眼和惨烈!

这哪里是一个女子该有的手臂!

“姐姐……”司徒菱儿含着泪为她去拆纱布,只见皮肉翻开,三寸长的伤口深可见骨,仍旧不停的向外渗着鲜血。

瑾儿别过头去,紧紧闭上眼睛,一眼都不敢再看。

司徒菱儿小心翼翼地将药粉洒在伤口上,垂下眼眸轻声道:“这么长的伤口很容易留下伤疤,我给你留一盒药,伤好之后坚持抹上一个月就行了。”

“好。”她淡淡的敷衍道。

她身上的伤疤太多,消不掉,也不需要消去。

女为悦己者容,以前她在战场上无暇顾及,而现在,已经无人可悦……

全身的伤口一一换完药,司徒菱儿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娄梓桐看着她,神色落寞:“菱儿……下次让其他太医来为我诊治吧,皇上如今厌恶我,你还是不要与我太过亲密,免得惹祸上身……”

司徒菱儿面色不悦,声音冷硬道:“我既是大夫就只管救人,哪里还会在意自身安危,更何况如果祖父祖母在这里,也绝不会容我抛下你。”

“你我一起长大,我真的不忍心连累你。”

“药我已经抓好交给瑾儿,每日三次,一次都不能少。以后我每天都会来,直到你伤好为止。”

司徒菱儿提着药箱,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风华燃尽江山雪》,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