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三十五章 迷魂香

作者:晴雨|发布时间:09-15 14:10|字数:3339

“不敢,不敢……姑娘,您大人有大量,饶了小的吧。”

余勤卑躬屈膝地求饶,因为说得极快,差一点儿咬着自己的舌头。

闲适地拨了拨指甲,窦紫连正眼都懒得再瞧他一眼。

秦寒天也懒得再废话,伸出脚便狠狠地朝着他的肚子踹去。

“噗……”

余勤一个纨绔公子哥儿,酒囊饭袋,身子骨儿柔弱得不比大家闺秀强多少。只是一脚就口吐鲜血,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儿。

秦寒天微微蹙眉,眼底流露出了些许厌弃。如此一个窝囊废,自己动手真的是太看得起他了。

“战王殿下,小的真的知道错了,求求您饶了小的吧。”

余勤趴在了地上,如同哈巴狗一样求饶,连声音中都有了一丝颤抖。

秦寒天袖中的五指死死地握成了拳头,手背上的青筋更是一根根暴起。浑身散发的戾气清清楚楚地摆明,这一次不打死这个混蛋誓不罢休。

余勤感到了深深的畏惧,猛地咽了一口口水,他鼓起勇气。

“战王殿下,打死了我对您也没有什么好处的。不如您就当是看在余家,看在太子殿下的面子上,放过我这一次吧?”

“余家?太子殿下?”

秦寒天讥讽地笑了笑,眸子中的怒气更甚。

本是坐在一旁的窦紫也被余勤的这一句话恶心到了,忍不住冷冷地嗤笑。

悠悠地站了起来,纤纤玉手轻轻地握住了秦寒天的拳头,轻轻地摇了摇头。

目光在空中碰撞,秦寒天心领神会,忍下了心中的这一口恶气放开了拳头。

余勤松了一口气,心中不由地得意了起来。

果然,这个战王也不过尔尔,一听到太子殿下、余家这几个字就吓得不敢动自己了。

扶着一旁的椅子正小心翼翼地打算站起来,窦紫冷笑着上前,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他立马再一次重重地摔倒在地,痛苦地*着。

蹲下了身子,随手在他的怀里面搜出了一叠银票,窦紫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走出了包间,站在二楼的楼道上面,窦紫扬高了声音对着整个天仙楼的人高喊。

“各位,今个儿无论谁来包间打余公子一顿,余公子都会替他买了今个儿的单,请大家踊跃进来争取免单的机会吧。”

众人面面相觑,默默地消化着这个消息,谁也不敢先动手。

毕竟,余勤是不足畏惧,但是余家大家可都得罪不起。

而且,谁会那么傻啊?请打了自己的人吃饭,当真是闻所未闻。

“大家放心,此乃是余公子自愿的,战王殿下作保。”

见众人犹豫不决,窦紫笑着高声补充。

众人见秦寒天确实冷着脸坐在了包间里面,心中不由地安心了些许,相信窦紫的这一番话。

一个往日就和余勤就结下了梁子的公子哥儿撩起了袖子,自告奋勇地走进了包间。

“我先来。”

公子哥儿二话不说,走进去便狠狠地打了余勤一顿,好好地出了一口恶气。

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所有人都跃跃欲试,蜂拥而上,把余勤打了个半死。

“走吧?”

窦紫嘴角噙着一抹畅快的笑容,语气更是轻快的。

“好。”

秦寒天牵起了窦紫的小手,二人大步走出了天仙楼。

夕阳的余晖照着二人,二人都觉得浑身暖洋洋的,心底舒坦极了。

天仙楼,众人就像是疯了一般对余勤拳打脚踢,好不容易才算是过瘾儿了散开。

气息虚弱的余勤默默地伸出手擦了擦鼻子处和嘴角的血迹,心中的恨意有如洪水铺天盖地而来。

“哎呦,余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吊儿郎当的朱文俊一走进天仙楼便看到余勤满身伤痕,步履蹒跚地走了出来,赶忙上前扶住了他,想要好好巴结讨好一番。

“到底是谁,竟然敢如此伤了您?告诉我,我一定会替你好好出这一口恶气的。”

“哼,还能是谁?还不是窦紫那个臭丫头和战王。”

一不小心扯到了伤口,余勤痛得龇牙咧嘴,五官扭曲。

“这……战王殿下…….”

一听说战王,朱文俊不由地打了一个寒战,说起话来也是结结巴巴的了。

余勤冷哼了一声,不悦地一把推开了他的手,嘴角勾起了一抹讥讽的笑容。

“滚开!”

“哎,余公子,您千万不要动怒啊。”

朱文俊连忙就像是苍蝇一样凑了上去,谄媚地笑着。

“虽然说我不敢对战王殿下如何,但是对付对付窦紫那个臭丫头还是不在话下的。”

“你有什么妙计吗?”

余勤冷冷地瞪了一眼朱文俊,没有好气地开口问。

“女子嘛,最重要的就是名节了。若是咱们毁了她的清白,那岂不是比杀了她还有解气?”

想起了自己姑姑的嘱托,朱文俊不由地阴冷坏笑,拉上了这么一个同伙儿壮壮胆。

“这倒是一个好主意。”

余勤被怒气冲昏了头脑,哪里还有什么理智?竟然不要命地颔首,重重地拍了拍他的手。

“兄弟,那就交给你了。你这几日好好地去盯着那个死丫头的行踪,过几日等我身上的伤好一些,咱们就去教训教训她。”

“你放心,余公子,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

朱文俊殷勤而又谄媚地笑着,毫不犹豫地一口答应了下来。

几日后,余勤身上的伤还未痊愈就按捺不住性子了,喊上了朱文俊就来找窦紫的麻烦了,迫不及待地想要替自己报仇。

“不是说去教训教训那个死丫头吗?你带着我来大将军府做什么?”

余勤一脸不快,怒声呵斥着朱文俊。

朱文俊点头哈腰,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容,连忙仔细地解释。

“余公子,这个死丫头平日里面不怎么出去,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好的机会。”

“而她在大将军府的院子比较偏僻,我又特地去找姑姑,让她把丫鬟们今日调开了那周围,所以……”

“本公子明白了。”

余勤恍然大悟,脸上露出了无耻的笑容。

轻轻地拍了拍朱文俊的手,态度亲昵而又友好。

“等到这件事情办成了,以后咱们就是好兄弟,无论什么好事儿我都不会忘了你的。”

“哎呦,那就多谢余大哥了。”

朱文俊借坡上驴,一下子就喊上了大哥,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儿。

余勤心情大好,轻摇着折扇,道貌岸然地作出了一副*雅士的样儿。

二人心怀不轨,很快便摸黑到了窦紫的院子门口。

默默地看了一眼仍然亮着蜡烛的屋子,余勤按捺不住性子,大摇大摆地就想要破门而入。

朱文俊头皮一紧,愤愤地在心里面怒骂了两句,连忙把他拉了回来。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余大哥,别急。”

“别急,别急,你就知道说别急。你倒是说说看,到底什么时候我才能够出了这一口恶气啊?”

余勤不悦,怒声抱怨着。愤愤地打开折扇用力地扇着,似乎是在给自己降着火儿。

“余公子,您看这是什么?”

朱文俊讨好地笑着,就像是变戏法儿似的从袖子里面掏出了一根迷魂香。

“迷魂香?”

余勤指着朱文俊,猥琐而又无耻地笑了起来。

“不错不错,确实有点儿本事儿,连这个都想得到。”

屋子内,原本是在闲聊的窦紫和溢彩二人一下子感到了不对劲。

暗暗地对着溢彩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窦紫的心里面不由地冷笑了两声,竟然还敢打自己的主意,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来,小心些。”

门口的两个纨绔子浑然不觉,得意地点燃了迷魂香小心地从门缝中扔了进去。

“小姐……”

竟然敢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溢彩大怒,恨不得立刻去把那两个混蛋抓进来好好教训一番。

窦紫却不动声色地对她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稍安勿躁。

“应该差不多了吧?”

二人在门口猫了一会儿,余勤耐不住性子,烦躁地催促着。

朱文俊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二人得意洋洋地推门而入。

“啪”一声,二人还未踏入房间的门槛,胸口便像是被大石头砸了一番,痛苦地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到了院子里面的空地上。

“说,你们两个人鬼鬼祟祟地来这儿做什么?”

溢彩把剑架在了二人的脖子上,怒气冲冲地质问,眼底闪过一丝凌厉的杀意。

“你……你大胆,竟然敢把剑架在我们的脖子上面,你不知道我们是谁吗?”

朱文俊中气不足,有如一只纸老虎一般质威胁着溢彩。

“我管你是谁呢,鬼鬼祟祟的,妄图伤害我们家小姐,我就要杀了你。”

溢彩横眉竖目,冷冷地怒斥,剑则是离他们的脖子更近了几分。

“余公子,你竟然还想着要找我算账呢?难道那一日在天仙楼受到的教训还不够吗?”

窦紫施施然地走了出来,不悦地蹙眉,凌厉的目光有如刀子投向了他。

“哼,贱人。”

余勤咬牙切齿地怒骂,心中则是笃定了她不敢把自己如何的。

溢彩的眸子寒光一闪,剑一蹭,余勤的脖子处鲜血汩汩地流了下来。

“你……”

余勤大惊失色,脸色惨白了几分,气急败坏地怒吼。

“你竟然敢动我,你难道不怕余家的人来找你算账吗?”

“算账?”

窦紫抱肩,好整以暇地看着二人,嘴角勾起了一抹嗤笑。

“你信不信,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们两个横尸街头,但是我却置身事外?”

“你……”

余勤愤恨地磨了磨后槽牙,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可心中,他却是怕极了的。

“表妹啊,误会,误会。我们只是过来闲逛,看看你,没有想要伤害你的意思。”

情势迫人,朱文俊连忙讨好地笑着,谄媚地解释着。

“表妹?”

窦紫的眉头微微蹙起,语气中多了一丝讥讽。

“是啊,我是你二婶的侄子,可不就是你的表哥嘛。”

朱文俊急急地解释,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溢彩的剑,“所以,有话好好说,就不要动刀动剑的了,呵呵……”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倾世小悍妃》,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