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五十九章 葬礼

作者:乙阪|发布时间:09-12 22:05|字数:1076

良久,凌幼滨松开了手,宁欢坐到他旁边,他的眼角还挂着泪花,睫毛上还有泪珠。

“头发长了。”

宁欢扒拉了额头前的刘海,“很长吗?忘记修理了。那个……这边的事很棘手吗?”

他清了清嗓子,“欢儿,我们的订婚暂时放一放吧。”

“我知道,即使你不说,我也会说的。”

他低头看着手,“可能……未来的路会很难走”

她脱口而出,“我不怕!”

其实她是害怕的,害怕那些梦,成了真。只是这个紧要关头,她当然不能展现出一丝恐惧感。

他的手掌覆在她的手背上,“不怕就好,和我一起参加葬礼吧。”

“嗯。”

他眼珠转了转,“以凌家二儿媳的名义。”

合适吗?毕竟她还没过门,二老生前也不怎么待见她。但是她还是参加了葬礼。

灰蒙蒙的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凌幼深,凌幼浠,唐凌,唐棠,萧凯汶已经撑着伞在等着凌幼滨了。

“阿念,你怎么把她带来了?”唐凌看着凌幼滨身后的宁欢脸色更差了。

凌幼浠的眼睛肿的像个核桃,萧凯汶搂着她的肩膀,她在他的怀里不停地抽泣。

凌幼深一记冷光扫过去,唐凌立马闭了嘴。他挡在凌幼滨的面前,冷冷地说,“这样的日子迟到好意思么?”

“我迟到是有原因的,我必须把凌家的二儿媳带来,好让爸妈安心。”

唐棠听他这么说不高兴了,“爸生前可是钦定颂颂为……”

凌幼滨目光阴鸷,浑身像被寒气包围,“大嫂,这可不是封建社会,别的事可以听他老人家的,唯独这件事不行。”

凌幼深与他四目相对,“爸有份遗嘱不知道你看过没有?”

众人一怔,凌幼浠抬起眼眸盯着他们俩,脸上闪过片刻讶异,“什么遗嘱?”

凌幼深扫了凌幼滨一眼,看向凌幼浠,“关于公司的股权分配……”

凌幼浠听到气不打一处来,打断了他的话,“够了!爸妈才刚走,你们俩就在这讨论财产的问题。我对你们太寒心了!”

凌幼浠蹲下来,抱着膝盖痛哭。萧凯汶叹了口气,蹲下来安慰她。

凌幼深带着唐棠走了,唐凌看着凌幼滨,他双手插兜,目视前方,面无表情。又看了看凌幼浠,不得不踩着高跟鞋去追唐棠。

宁欢俯身拉着她起来,“你哥他不是这个意思。”

凌幼浠甩开她的手,哭着大声嘶吼,“我什么都不要……我不要什么遗产……我只要……我爸妈……”

头也不回地冲进雨里,萧凯汶撑着伞追了出去,大喊,“别淋坏身子!”

宁欢也要去追,被凌幼滨拽住胳膊,“她就是接受不了现实,你就让她闹,闹够了就不闹了。”

萧凯汶的话音未落,凌幼浠便倒了下去。

凌幼滨和凌幼深都在病房外踱来踱去,萧凯汶在病房里握着凌幼浠的手。

凌幼滨一拳砸在墙上,“无论如何,小浠肚子里的孩子都不能有任何闪失。”

身后的人按捺不住心中的火气,“你以为我想让她有事吗?”

就在凌幼滨转身抓住凌幼深的衣领那一刻,萧凯汶开开门出来了,淡淡地说了一句,“她需要休息。”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你是我来不及的梦》,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