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14章 心口放

作者:阿娇|发布时间:12-11 00:00|字数:1658

嘤鲤看她那变扭了急的可爱模样,立马跳脚的小兔儿一样,绝美的脸庞笑意浮现,上升,再到那水润的眸子,有什么光亮一闪而过,烁如晶石、东珠,又很快隐藏。

说起玉绮儿口中青姐姐,不是别人正是现下小住在龙宫中的浴溪谷茗竹宫宫主地青漪仙子,北海的常客。

她种的竹子在几界是出了名的,去到哪里提起清漪仙子三嘉那是无人不知,人美,名好,性子柔。本是浴溪谷谷主彭岩祖师名下一株清竹。

千年前意外得了仙缘近水楼台拜得大祖师为师修成仙根,直至法力大成幻得人形自创门派做得一宫之主。

因与北海大公主吉荌龙女有些旧交,常来龙宫做客闲谈,不时带些鲜嫩的小竹灵赠予宫中各处调耍做乐,博个众kou交赞。

修出竹灵是竹属类成精的前提,天下万物无不存灵,以灵为辅修心养性,净与不净的差别罢了。

相对于竹属一类修炼就比较有趣,尤其是拥有竹灵的小竹精,对于她们初期的修炼便是凝气聚灵,月明之时,升枝展叶,随风舞动,叶子为磬做柔风为牍,yi夜星稀,仙音曼妙余音百日不绝于耳,甚是秒哉。

顾而,也成了神仙附庸风雅的一种,算是灵宝吧。

“好嘛,走啦走啦。”

似是怕嘤鲤口里再出什么让她羞面的事,扯着她荷蓝色的薄散水袖不住的摇晃,几分撒娇几分乞求,玉绮儿心里此刻,只是想快些离开仙冉殿。

这里有他的徒弟,有他的徒弟她总是会不自觉的想到他,冷逸的冰颜,玹剑一般好听的声音叫她的名字,玉绮公主。

玉氏是仙庭尊贵地天后娘娘的姓氏,那是和她有着直接血缘的亲表姨,为避她的嫌,旁人称呼她时会习惯性的把前面的玉字去掉。

只有他白子画,只有他不会,每一次都不会。

朔漠初见,她就觉得他是不一样的。

看向他地每一眼都让她心生悸动,他的每一个动作甚至那每一次小小地蹙眉的动作都叫她久久不能忘怀,种子、开花、结果,这,便注定她们之间的缘份。

即使这缘不成,她也注定要追寻,这世她要放他在心口,唇处,不轻置搁。

白子画,她倾慕于他,不止他绝于天下的品貌,冰冷到极致确给她致命吸引地他的嗓音,更多的是他的不同。

那样的不同说不明道不尽,确足让她沉lun,以至,多年后的魂肠寸断、烈焰火台,也不曾生出一点回意一丝悔怨。

“好好好,依你依你,去你青漪姐那里,许久未见她一定念你长了。”

嘤鲤知晓玉绮儿又在同人使小性,不顺着恐怕是不行,遂拍拍她的酥白小手安慰几句,朝着花千骨挺尸的那方床塌看了眼,那姑娘还在睡着。

沉沉静静的,仿佛多久也不会醒。

帐顶的流苏长长斜斜垂着,精致枕面绣地枝缠繁密的白鳄菊,清亭雅致,芳赏宜眠,配这满屋的静谧怡然,她和玉绮这样聒噪实是让人心中罪恶。

思量待的时候也够久了,她师父,那位长留山的执掌可是出了名的清高不好交与,要不是玉绮这孩子吵吵闹闹要来看看长留上仙抱着来的女人有多美,她嘤鲤还真是不愿意淌这趟水。

呆会儿,若是人家师父来探看说话,她们俩个,显定会碍眼的,嘤鲤这当心里倒是生出几份庆幸,庆幸身边这个玉绮小祖宗羞喜早离,不然。

回想那年,红尘台丈,玉绮儿受蛊志糜,为了让她回头,千里烟燃万里尘缭,八十头雄兽整整八十头,值得一提这其中还包括她们北海太子,出了名的抠门龙难得大度贡献的三头趾魔猪,气势吽吽都去了。

结果一捆一捆的死去,算了,往事太惨不提也罢。

总之嘤鲤认为,那事给她的打击,后遗至今未消。

太子没了训兽,心中不快,然后毫无预兆地她养的胖滚滚的白毛福斯被强硬的夺走,还美其名曰:鼬鼠贪食,孤宫替养。

毛啊!这和他有毛关系啊,她很穷么?养不起只小鼠精么?当个太子升天了啊!

以往种种历历在目,心中郁闷不堪,又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挺怂的,堂堂北海二公主才貌双全人人尊敬,自己也乐得多年,到头来被人强到家门口了却一句话也反驳不出。

直到那次,她才真真的认清了自己,原来曾以为足以威胁到自己的不是大姐不是父皇,不是闵姬更不是死去多年的母亲。

是他!太子!她的三哥!一蛋同孵的亲人!她一直以为温黜良厚的兄长!

明明是事实,而我却不想承认。

仙冉宫内,一粉一蓝俩道光束平地升起,转眼便消失的无踪划向远处的绵绵绝绝的宫宇,正是嘤鲤同玉绮。

掩住面上的阴愁,嘤鲤恢复以往金枝玉叶的端柔窈淑,唇角慢慢勾出一个明亮的笑来,北天笙,你给我等着!

作者说:

先放个貌美男配嗷~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